back

2017/09/04

「短波15+:青少年看戲筆記書寫計畫」之六-接近尾聲的練習生心得雜想

王蒞安:「跟文字和解,跟自己和解」
呂牧柔:「一切的緣分把我帶到這裡,很幸運能成為看戲小隊成員的五人之一。」
陳俞蒨:「帶著要寫評論的心態看戲,的確讓我覺得壓力,與我之前看戲的感覺差很多,我突然不會那麼興奮,那麼期待要去看戲。而我這樣的心態與反應,是我報名前從未想過的。」
丁常恩:「目前為止,對自己而言有很多挑戰,但我很享受過程!」
陳亮諭:「比交流更重要的事,也可以說是交流的前提—那就是清楚表達自己的意思。」

-----------------------------
王蒞安:「
跟文字和解,跟自己和解」
 
自受教育起,就被教導作謊話連篇的文章,寫作的興趣與成就感都栽在父母師長手裡。漸長後,虛有取悅大人的能力和超齡的思想(前者很會,後者徒勞),我仍不時困於自問的:我真正的想法究竟是什麼?
 
「不知道耶。是不是連自我初始的直覺感受都磨滅殆盡了啊?」有時猜不出大人的心思,我便手足無措,卻好在觸發心底的尋覓。
 
擔心文字淹沒在成堆作文卷裡,誠心被消遣?擔心想法幼稚被嫌,必須故作成熟?還是,更甚者,服帖大人到不相信自己任何的感覺?
 
消極保護自己外,什麼時候真心為自己做些什麼?「一直都有吧。還是想獲取高分,博得有權者青睞,將來好去聲望高、資源多的學校當溫拿囉。」
 
體制的崩壞並非一天兩天的事,而這更突顯了與書寫和解的必要。事實上,要和解的,不只是文字,更是自己與人生。甚至是,對大環境的怪罪。
 
這些是我截至目前最大的感觸。

蒞安的看戲筆記這裡看的到:點點我
 

呂牧柔:「一切的緣分把我帶到這裡,很幸運能成為看戲小隊成員的五人之一。」
 
參與了兩次劇場書寫的講座、導生工作坊與共同看戲討論,我最大的收穫是思想上的衝擊與開導,才了解到自己只是戲劇社的小成員一位,若要認識劇場這種千變萬化的藝術,很多時候要主動關注才有機會接觸,況且有許多的劇場作品只發生在角落。
 
除此之外,發現自己接觸過的知識太少、內涵太淺,很容易看不懂有深度的演出,無法對不了解的作品感動,這樣太可惜了,期許我能繼續汲取歷史文化等知識,累積生活經驗與心情,並且保持流動的心智,才能在變換的時代中轉換思想,用不同角度觀賞劇場作品,也在複雜混亂的社會中找到我對世界的看法。
 
希望自己能努力學習書寫的能力,想增廣見聞,因為我想把看戲的想法紀錄下來,成為一點點的貢獻,因為書寫能傳遞心情與想法,當人們閱讀時,這些文字可以賦予作品更多生命力,也可以啟發讀者的思維,促使他去發覺生活中許多有意義的存在。

期待,未來持續的思想激盪。

※牧柔的看戲筆記這裡看的到:點點我



陳俞蒨:「帶著要寫評論的心態看戲,的確讓我覺得壓力,與我之前看戲的感覺差很多,我突然不會那麼興奮,那麼期待要去看戲。而我這樣的心態與反應,是我報名前從未想過的。」

高中畢業之後,離開戲劇社,大學也沒考上戲劇系,感覺離它越來越遙遠,它也不再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後來從青藝盟那邊得知這個計劃,其實那時候也沒想很多,只覺得可以更靠近戲劇,讓它重新回到我的生活,所以我就報名了。真的特別開心導師選我,給我這個嘗試劇評的機會。
 
必須承認,帶著要寫評論的心態看戲,的確讓我覺得壓力,與我之前看戲的感覺差很多,我突然不會那麼興奮,那麼期待要去看戲。而我這樣的心態與反應,是我報名前從未想過的。
 
在寫作上,窮男老師給我們很大的自由,我很喜歡這樣。他分享了很多筆記的方法,教我們可以從哪些不同的角度看戲。他也很用心的理解我寫作上的煩惱,像是“還是個菜鳥怕自己寫不好”或是“因為要寫評論看戲時有壓力”他會給我一些建議,或是分享他自己的經驗,讓我比較有方向。
 
幾天過後,就要開始密集的看戲和寫評論,希望可以越來越得心應手,也很期待整個計劃過後,自己對“寫作”和“戲劇”的看法會有什麼樣新的轉變。

 ※俞的看戲筆記這裡看的到:點點我


丁常恩:「目前為止,對自己而言有很多挑戰,但我很享受過程!」

從活動開始到現在,受到導師們很多層面的啟發。從一開始工作坊的大方向與基本觀念,到現在實際觀賞並書寫,皆有不同體悟及調適。
 
起初是從「純粹觀賞」到「觀賞時做筆記」的挑戰與嘗試。接下來要面對的是,把感受與想要書寫進文章中的內容做一個統整與釐清。把所有東西文字化,對我言是一個挑戰。但卻面臨一些困境,書寫方面:文字過於攏長、文字架構缺乏邏輯性、主軸不夠鮮明等;想法方面:感受未釐清抑或是想要表明的立場不夠清晰等。在第一篇文章產出後,我遇到嚴重的打擊。
 
但奇妙的是,所有的打擊與失落接並非出自於小良(導師)的「任何一句否定與批判」。這是我一直很敬佩的,在不扼殺我任何想法的基礎上,讓我一步步的調適往一個思緒完整的方向前進。小良從不會告訴我們「是什麼」,而是「你認為是什麼?」總是丟問題給我們,讓我們去問自己、去釐清、去探究來自內心的聲音到底是什麼?也是在這些與自己對話及釐清的過程中,察覺到自己的思緒還不夠清晰,觀看的角度可以再嘗試更多可能性等。這些赫然發現,使得自己會產生一些內心上的自卑感與衝擊,但我認為那也無傷大雅,都會成為一種精益求精的動力吧!
 
在進步的同時,也會感受到自己純粹的東西被犧牲或是流失了。在抽象非抽象、純粹的感受與文字成熟、精練等問題中徘徊。這些問題或許相關但並非相斥,是可以並存的。就像3D空間般,我還在摸索自己的X,Y,Z各會是在哪?去著墨並在這之中找到一個平衡點,是一個要去慢慢與它相處課題。
 
目前為止,對自己而言有很多挑戰,但我很享受過程!

 ※常恩的看戲筆記這裡看的到:點點我



陳亮諭:「比交流更重要的事,也可以說是交流的前提—那就是清楚表達自己的意思。」
 
最初想參加這個活動,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和與自己不同背景的人互相交流想法。然而經過兩次戲後導生會後,我發現了比交流更重要的事,也可以說是交流的前提—那就是清楚表達自己的意思。
 
在寫作與討論過程中,我發現「表達」對我來說是一件有難度的事。要完整且明瞭地傳達事情,必須先在心裡整理出一個脈絡,並且知道自己這麼想的原因。可能我習慣了簡單直接的說話方式,所以在整理龐大的思緒時需要多一些時間,才能完整地說出來。「表達」很重要,我能發現自己有這個不足點,是很大的收穫。


 ※亮諭的看戲筆記這裡看得到:點點我

----------
感謝財團法人永真教育基金會專款支持短波15+青少年看戲寫作計劃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