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back
戲劇

內褲

觀眾大心
11100
平均心等
11110
查看演出內容

穆芹

2017/09/03 16:30

點閱率:107

11110.5

以相片決定生死,手機交友app向左或向右決定是否有機會見面,先上再來看看是否要繼續交往,交往也不是為了終生相守,《內褲》以同志交友為題材,但反應了technosexual年代,app雖然讓尋找對象更為簡單,卻不能保證天長地久的現實。

兩位表演者分別穿梭在豬與熊、狼與羊四個刻板族群角色中,每個角色也努力扮演著他們該有的符號:住家要有品味的裝飾、去參加同志遊行、甚至內褲應該要有的款式,好成為一個人人哈的同志,但在愛情的面貌裡,他們的表現和異性戀並沒有不同,有人渴望愛情、有人蒐集獵物、有人希望被被承認、有人不願意給承諾。對我來說,同志是編導選擇發揮得題材,但是更重要的是作品赤裸大膽地面對感情關係裡的慾望與認同,有多少人希望在愛情裡得到肯定,但有多少人其實缺乏的是對自己的認知。

我格外喜歡舞台一角能夠看到演員從一個角色換裝成另一個角色的過程,似乎像是反映每個人都可能是從一個人格,經過妝點、修整、校正,成為另一個人格的過程。

演出場地:牯嶺街小劇場一樓實驗劇場

鐘煒翔

2017/09/09 19:30

點閱率:73

1110.50

要做些什麼,才能區別我們與他們?要怎麼做,才能在人群裡看見同類?這齣戲在表面上呈現出當代台北都會的同性戀圈子,一個由台北中正區為圓心的地理範圍與線上社交網路共同組成的浮世繪。但《內褲》當然避不開同志劇場的一貫母題,自我認同與對愛的索求。箇中滋味是即便釋憲通過,這些人永遠在追求烏托邦,永遠必須確定「我們」的疆界(少數永恆的宿命)。

所以彩虹旗、大遊行、夜店、酒吧、口號、阿妹、「國歌們」是辨認我們與他者的方法。軟體上的各種黑話,各種用動物指稱體態的圈內規則都在這齣戲裡被表演出來。感覺像是創作者想要暴露給觀眾看,如果你是男同性戀你都懂得,如果你不是,現在讓你看看「我們」。舞台的形式是亮點,木構的房間場景裡有同志群體裡的非主流與主流來來去去。兩位演員層次切換分明的演出,加上特意在空間的吧台將換裝過程暴露在觀眾眼前,表演性因此穿透彷彿成為導演隱喻圈內的gay/假掰,「我們不是生來就是Gay,我們成為Gay」。

內褲與性,場中的一張大床,演員旁若無人的裸體,觀眾帶著偷窺的性質看著這圈子內人的脆弱。而當我想成為我們,圈子的邊緣究竟在哪(圈子內也有邊緣吧)?主流與非主流決定了你在軟體上的行情,去遊行是獵豔尋菜,練身體穿特定牌子留某種髮型到底要怎麼加入圈子。當代同志到底要在哪裡找到歸屬感?在軟體建造成的社交網路裡還是一次次的約炮,那些不夠「好」的同志又要怎麼找到溫暖?整齣戲其實便是不斷辯證這個難題(其實不需要演這麼長的)。沒有答案。圈子內我們都寂寞,最後還是只能在酒吧裡遇見彼此。彷彿沒有明天只能有當下的享樂。

演出場地:77 OMG 文創中心- 6F Bistro

鄒老卜

2017/09/04 19:30

點閱率:86

11110

非主流卻一點也不小眾的議題:探討所謂GAY「圈」的互動與交流,以及如何在這個圈子裡被形塑、被看見、被挑選,其實都只是想要被愛。

這齣戲在視覺上很養眼,即便如是形容已經掉入劇中探討的、關於GAY市場單一價值取向化的圈套。如實呈現了GAY擇偶市場上的各種商品類型:熊、狼、猴,還有在軟體互動的暗語如「私照」(請原諒我在此之前完全不懂此一用語),之於我,此戲像是某一社會人類學的田野成果發表,開展了一扇窺伺男同志性愛生活的孔洞。於是,脫得精光或半裸的各式男體,便顯得合理而必然、且對多數Gay觀眾而言,具有相當程度的娛樂與藝術性(對於人體之美的欣賞)。

舞台與燈光設計得巧妙,除了雙面台讓觀眾能窺得彼此反應外(當劇中美麗男角第一脫,我看見對面男性觀眾們的眼睛發亮),也透過小道具與不同色溫的道具燈,使空間順暢轉換於臥室、旅館房間、夜店之間。服裝亮眼呈現角色流動與變化(穿得很少可是很搭),音樂也好聽。唯一小小可惜之處是文本轉折與收尾的方式,似乎可以再凝練一些,如果精簡為70分鐘的演出,我想故事會更濃烈更稠密,更能帶給觀眾一種無法拋棄的失落感。

但除了同志遊行外,很少有機會被一群gay徹底包圍,也很久沒有體驗到牯嶺街小劇場被轉換成截然不同的場域,光是衝著(無論是行銷做得好、TA設得對)這一點,就值得給四顆心。

演出場地:牯嶺街小劇場一樓實驗劇場

黃佩蔚

2017/09/03 19:30

點閱率:195

11100

一個房間兩種表述,有彩虹旗的時候是宅熊房間,轉身變成飯店客房,一個演員兩個角色,T恤短褲是靦腆瘦猴,緊身簍空皮衣是妖嬈女王,怯懦跟自信的語調分別了魯蛇跟型男,如同圈內外的兩個風景,要嘛放肆做自己,要嘛隱藏在人群,全部都放在一條內褲的兩樣心情,你愛我的時候,你不愛我的時候。成長在幻滅之後,電音再次放送,黑光中,人走了過來,劇情回到原點重來一次,同樣的電音,耳中的底拍自動轉換「我知道我已經長大」。空間轉換由角色進行,演員更換裝扮在觀眾的視線之內,故事像是收集了圈內人生的最大公約數,演員表現把典型人物風格發揮到極致,精準到位。

演後到二樓藝穗俱樂部暫歇,與一個圈內人聊起本作,他說希望有一天再也沒有這種作品出現,一語驚醒夢中圈外人,剛才的興奮,原來只是獵奇的生理反應、是無以為名的冒犯,是歧視跟對立的共犯,戒之慎之。

演出場地:牯嶺街小劇場一樓實驗劇場

林立雄

2017/09/04 19:30

點閱率:162

11110

形式強過於文本非常多。

導演刻意在劇場營造出社交場的感覺,擺出矮凳小桌、長桌長椅。兩位演員在透明的房間中,演出四個人物,同一位演員必須交叉扮演代表所謂「主流」與「非主流」的人物,在情感的表現上,辯證著同志族群中身份認同問題。

劇中裸露部分非常多,不過這些裸露不讓人感覺到情欲,而是能夠從演員刻意展演的身體中,感受到這部作品對當代的批判,特別是演員大聲高唱「我是同志,我驕傲」、「拒絕歧視」等標語,同時又在劇中展現社群軟體、真實社交圈中同志族群彼此對外形的歧視、批判,讓人感到沉重。

內褲是隱喻、是象徵。內褲一直以來是藏在褲子裡的私密衣物,然而好看、性感的內褲在劇作中不斷、刻意地被展現、提及,如同指涉著同志運動中的「主流思考」,刻意用包裝將最真實的部分藏住,然而,在脫下內褲之後,儘管形狀不一,本質其實都是一樣的。

基本上,演員在表演上切換自如,讓觀眾有種事實上有三個人在演出的錯覺(特別是演員黃宥騰在人物的切換)。不過,在對白的經營上仍稍嫌冗贅,刻意地在文本中塞入很多意識形態與反覆且歇斯底里的對白,無法被堆疊與聚焦,建議可以再簡練些。此外,演員在口條、節奏上的掌握仍需加強。

演出場地:牯嶺街小劇場一樓實驗劇場

Jacky Hsieh

2017/09/03 14:00

點閱率:362

11100

釋憲之後,不再因為性傾向而有所區別,人人都可以結婚了。然而平等所帶來的改變需要一些時間潛移默化,不管是社會眼光對同志的自我認同,或是同志群體裡本身的外表分群(還是歧視?),不一樣又怎樣?還是成為別人眼中的那個樣?很多可以討論的議題,都在《內褲》裡出現了,隨著故事的發展,這些議題不停的被丟出,但好像摸不著到底要說哪一個的頭緒,或是說都說到了可是味道太過混雜。

同時,感情裡面的需要與愛,也交疊在故事裡,內褲罩住的是誰的寶貝,穿上比較有安全感,還是脫掉比較自在?夜店裡的酒精讓人放鬆還是頭暈?兩個小時的故事太豐富太豐富了,但也因此讓我有點難消化。

舞台的透視好看,半透明的換場方式我也喜歡,演員的演出很自在,不過燈光與音樂似乎出了一些問題,切斷的地方有突兀了幾次。

其它意見:演出謝幕時,我一直納悶為什麼只有兩位演員出來謝幕(我明明看到三個人啊?!)後來才知曉,四個角色是由兩位演員切換演出的,可見演員在角色切換上很成功。

演出場地:牯嶺街小劇場一樓實驗劇場

go top